刷单对于网店产品的排名以及店铺的口碑都有提升,为此现在有不少人通过刷单获取利益。本来刷单对于网上购物来讲属于虚假宣传,误导消费者,所以现在有不少人购物都不看好评的,因为好评多的产品可能有90%是刷出来的,特别是好评多,产品排名靠前的,大多数是这样操作的。

对于刷单,小编没什么说的,毕竟刷单赚钱对于兼职者以及开店者都是有益的,而且刷了这么久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大问题,但对于打着刷单的名义进行诈骗就是罪。

以前我们有些朋友遇到过打字兼职诈骗、快递单录入诈骗。这几年多了一个刷单诈骗,特别是对于现在网络骗局贼多的时代,这些骗子有些还装起清高,说什么:你刷单我垫付;刷单兼职每日仅限6单,单单10-50元,绝不忽悠。。。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兼职成为新一代年轻人赚钱的一种途径,同时也让一些不法分子钻了空子。

最近,武汉一女子为弥补自己赌博的漏洞,武汉女子王青(化名)走上了借高利贷的危险之路,结果高利贷的无底洞又没法堵上,她便想到了用刷单返现的方式“杀熟”,两月内骗取7名被害人共计150余万元。近日,经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王青犯诈骗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五万元。 

王青本来在繁华的商圈开了一家服装店,但由于经营不善在2017年关门了。后来,王青迷上了赌博,还借了高利贷。丈夫得知此事后,通过抵押汽车、向正规贷款公司贷款等方式,筹集了20多万元,让王青拿去还钱。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妻子的欠款远不止这些。 

2018年8月,无力偿还高利贷的王青打起了身边熟人的主意。“我有一个美甲店,要在团购网上刷排名,你帮我刷现金充流量,我按照一万元每天一百元的比例给你利息。”朋友黎某一开始听到这个方式,心里难免存疑,试探性地投入一点。后来,王青的确隔天就按照约定将利息返给黎某。慢慢地,黎某的心一点点放下了,觉得这种盈利方式还不错,便把闲钱都放在王青那儿。就这样,王青用同样的方式在两个月内骗取了黎某等7人共计150余万元。期间,王青拆东墙补西墙,把朋友打来的钱还高利贷,并按时给朋友支付约定的利息。可是过了两个月左右,有人开始找她收回本金,此时的她早已将骗来的钱拿去偿还高利贷,无力返还本金。于是,她再次找高利贷借钱,结果这个缺口越来越大,根本没办法堵上。 

“可能见不到最后一面了,我借的高利贷不止20万……”2018年10月,走投无路的王青向丈夫坦白了自己的诈骗行为。丈夫得知详情后,立马将其带至公安机关自首。 

该院经审查认为,王青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多次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该院于2019年5月30日依法向法院提起公诉。 

警方提醒,切勿相信网络高薪兼职刷单谎言,一旦发现上当受骗,应当及时报警。诈骗分子通常设置虚假网络购物平台,利用招聘网站、兼职QQ群等途径发布兼职刷单虚假信息,要求受害人拍下商品并付款,随后返还购物款并支付一定数额的佣金。诈骗分子在受害人完成前几单任务后会很快发放佣金,以此获取受害人信任,之后再以高额报酬为诱饵,诱使受害人继续刷大单。随着受害人刷单数量和金额的增加,诈骗分子便以系统、网络等问题为由拒返本金及佣金,并要求继续交易才能返还,进而一步步诈骗钱财。

淘宝做排名是店家付款请人假扮顾客,用以假乱真的购物方式提高网店的排名和销量获取销量及好评吸引顾客。通常为由卖家提供购买费用,帮指定的网店卖家购买商品提高销量和信费用,并填好评的行为。通过这类方式,网店可以获得较好的搜索排名,比如,在平台搜索时“按销量”搜索,该店铺由于销量大会更容易被买家找到。说白了,如果某个商家做排名刷得多的话,那么他的商品就可以排到前面。而消耗者作为客户,在搜索这个东西时,肯定会是第一眼能看到。对于很多商家而言,真实的生意做不了那么多,就要靠这些子虚做排名来完成。虽然不少刷手知道这一工作很灰色,但有如今很多小卖家如果没有做排名,就是等死,自己的工作也并非全无价值。

淘宝滋生了刷客这一职业。这些刷客有的是孤军奋战,有的是并肩作战,他们主要通过群和语音平台等方式进行构造联系。据内部人员介绍,加入做排名构造需缴纳肯定的会费,并且要经过肯定的培训,正式上岗今后,每单收入大概在5到30元,从事该职业的人大多为在校大学生和家庭妇女,可以利用闲散时间来做排名。但对于这一行的收入,大家说法不一,我自己每个月能刷个三四千元。自己的亲戚也有一两千的收入。这个工作就是多劳多得,你花的时间越多,挣的就越多。平台里有的兼职刷手月收入在五千以上,专业刷手甚至能上万元。

在这里小编给想做网络兼职的朋友们推荐一个正规淘宝做排名兼职,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由于时间自由,虽然不能赚大钱,但收入也还能让人基本满意,主如果如果找对正规平台,投入很少收益却不低,胜在见效快,只有做了每天就有收入。

【虚拟商品刷单平台 www.zouyunfu.com】